嘉峪关长城博物馆保存的一枚七棱觚

来源:2019年09月17日字体:

1977年8月,甘肃嘉峪关市花海东北约30公里处的汉代烽燧遗址中发现了一枚极为罕见的七面棱形觚(以下简称七棱觚)。

该觚长37厘米,有字212个。文字分前后两部分,前半部分133字,是抄录某诏书的一部分;后半部分79字,是汉代西北边陲戍卒练笔的书信。

七棱觚前半部分文字如下:

制诏:皇大(太)子,朕体不安,今将绝矣!与地合同,众(终)不复起。谨视皇大(天)之笥(嗣),加曾(增)朕在。善禺(遇)百姓,赋敛以理;存贤近圣,必聚胥士;表教奉先,自致天子。胡亥自圮,灭名绝纪。审察朕言,众(终)身毋久(已)。苍苍之天不可得久视,堂堂之地不可得履,道此绝矣!告世及其孙子(子孙):忽忽锡锡,恐见故里,毋负天地,更亡更在,口如口庐,下敦闾里。人固当死,慎毋敢妄。”

这样一枚普通的七棱觚,记载了如此隐秘的皇帝诏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汉武帝,名刘彻,汉景帝之子,是西汉第五代皇帝,公元前140年至公元前87年在位。

在中国历史上,汉武帝是一位杰出的、有作为的皇帝。汉武帝曾接纳董仲舒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采用法术、刑名加强统治。他曾派遣张骞两次出使西域,促进西汉与西域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流;派遣唐蒙至夜郎,在西南先后建立七郡;派遣卫青、霍去病抗击匈奴,设置了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由此建成版图辽阔的统一国家。

出击匈奴,是汉武帝最大胆的决策。他克服各种困难,发动了对匈奴的战争。由于对战争主动权的牢固把握,这一战争后来又具有了征服匈奴的性质。而西北军事形势的改变,使西北地区的开发也进入了新的纪元,打通了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交往的通路。

中国历史上,这样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皇帝,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却为新主的确立煞费苦心,甚至充满了刀光剑影。

汉武帝临终时,确定以少子刘弗陵为继承人,这就是后来的汉昭帝。

帝位继承问题,是汉武帝在他帝王生涯的最后时刻苦心思虑的政治难题。汉昭帝的生母钩弋夫人出身于河间。汉武帝巡狩经过河间的时候,望气者说,云气显示,此地有奇女子。汉武帝于是急令使者召见。

面见皇帝时,这女子两手握拳,汉武帝亲自为她展开指掌。由是得幸,号曰“拳夫人”。

“拳夫人”进为婕妤,居于钩弋宫,大受宠爱。太始三年(公元前94)生了皇子刘弗陵。刘弗陵号“钩弋子”,据说怀孕14个月才临产。汉武帝说,听说古时帝尧14个月才出生,今钩弋子也是同样。于是宣布将刘弗陵所出生宫殿的宫门改名为“尧母门”。

后来卫太子刘据败亡,而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多有过失,宠姬王夫人的儿子齐怀王、李夫人的儿子昌邑哀王都过早去世,而钩弋子年五六岁时,健康聪明,汉武帝常说“这孩子像我”,又感念他的出生与众不同,心中十分喜爱,有心立为太子,只是因为年幼,担心即位后女主专恣扰乱国家政治,长期犹豫不决。卫太子刘据被废后,一直没有再立太子。而燕王刘旦上书,愿放弃其封国入长安在汉武帝身边担任宿卫。汉武帝明白其政治企图,大怒,当时就在未央宫北阙将其使者处斩。

汉武帝居住在甘泉宫,召画工图画周公背负少年周成王的画面。于是左右群臣知道了汉武帝有意立少子为继承人的心迹。

据《史记·外戚世家》中褚少孙的补述,汉武帝在召画工图画周公负成王之后数日,严厉斥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请罪,汉武帝仍然命令押送掖庭狱惩处。夫人回头还顾,汉武帝则厉声呵斥道:快走,你别想再活着了!

其后汉武帝闲居,问左右说,对这件事,人们有什么议论吗?左右答道:人们说,将立其子,为什么要除去其母呢?汉武帝说:是啊,这确实是一般人不能明白的。往古国家所以变乱,往往是由于主少母壮。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制约。你们没有听说过吕后事件吗?

《汉书》卷68《霍光传》载:上以光为大司马大将军,日碲为车骑大将军,及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栗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皆拜卧内床下,受遗诏辅少帝。明日,武帝崩……时卫尉王莽子男忽侍中,扬语曰:“帝(病),忽常在左右,安得遗诏封三子事!群儿自相贵耳。”光闻之,切让王莽,莽鸩杀忽。这段材料客观而真实地反映了武帝托孤的经过。武帝在病危弥留之际,急召霍光、金日碲等至内室病榻之侧,嘱托扶立幼主之事,由于病情危急,武帝仅以口谕授四人,未及诏立文字。王忽虽是武帝身旁的侍奉之人,但在武帝托付后事时,依例侍立于禁外,未能看到听到事情的真相,当然也不可能看到武帝的遗诏,所以,他才满腹狐疑地扬言:“帝(病),忽常在左右,安得遗诏封三子事!群儿自相贵耳。”此时,霍光等人拿不出武帝的遗诏,以消弭王忽和其他大臣的疑虑,事关重大,只好责怪卫尉王莽,王莽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秘密地用毒药鸩杀了自己的儿子王忽。虽然王忽的扬言并未掀起什么大的政治波澜,但是使霍光等人充分认识到了武帝文字遗诏对稳固幼主统治的重要性,此事成为促使霍光托武帝口吻拟制遗诏的契机。

分析当时的历史状况,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当时武帝猝崩,幼主新立,燕王、广陵王觊觎皇位大搞阴谋,朝野内外人心浮动,霍光等人为了辅佐幼帝度过政治危机,拟武帝口吻制作的所谓“武帝遗诏”。它的出台并公布全国,对稳定昭帝当时的统治起了重要的作用。

再说说觚。

觚有以下几种含义:一是指宫阙上转角处的瓦脊。《文选·班固·(西都赋)》:“设璧门之凤阙,上觚棱而栖金爵。”吕向注:“凤阙,阙名也,南有璧门,觚棱,阙角也;角上栖金爵,金爵(铜),凤也。”《后汉书·班固传》作:“上觚棱而栖金雀。”王观国《学林·觚角》:“所谓觚棱者,屋角瓦脊成为方角棱瓣之形,故谓之觚棱。”二是指古代的酒器,青铜制,喇叭形口,细腰,高圈足,用以盛酒,盛行于商代到西周初期。陶制的多做明器。《礼记·礼器》:“贵者献以爵,贱者献以散。”孔颖达疏引《五经异义》:“古周礼说,爵,一升,觚,二升。献爵而酬以觚。”三是指多棱形的器物,《史记·酷吏传序》:“汉兴,破觚而为圜,斫雕而为朴。”司马贞索隐引应劭:“觚,八棱有隅者”。也指器物的边角、棱角。《太平御览》卷一八六引《庄子》:“仲尼读《春秋》,老聃踞灶觚而听。觚,灶额也”。四是指法。汉杨雄《太玄经》七《玄摊攡》:“古之以其觚。”注:“觚,法也……法谓经纬之休咎也。”五指棱角。《汉书·郊祀志》下:“甘泉泰畴紫坛,八觚宣通象八方。”颜师古注:“觚,角也。”六指剑柄。《淮南予·主术训》:“操其觚,招其末。则庸人能以刮胜。”注:“觚,剑拊。”七通“孤”,《王先谦集》解引李桢曰:“觚是孤的借字。”《庄子·太宗师》:“与乎其觚而不坚也。张乎其虚而不华也。”是独特的意思。

今天,我们这里说的觚,专指木简。木觚,本作柧,《说文》曰:“柧,棱也。从柧声。又柧棱、逗。殿堂上最高处也。”《玉篇》:“柧,棱木也。”最初书写的觚字,是加竹字头的作“”。宋代丁度《集韵》依《广韵》称“觚,一曰方也。”元黄公绍《古今韵会》称“通觚”。宋王观国《学林·方书》:“觚以竹为之,其形有方角,亦作觚,所谓操觚者,可持以书也。”由此可见,觚与木竹有关。是古代的一种书写材料。《急就篇》曰:“急就奇觚与众异。”颜师古注:“觚者,学书之牍,或以记事,削木为之,盖简之属也……以有棱角,故谓之觚。”《文选·陆机(文赋)》:“或操觚以率尔,或含毫而邈然。”李善注:“觚木之方者,古人用之以书,犹今之简也。”鲁迅《坟·文化偏至论》:“此非操觚之士,独凭神思构架而然也。”觚这种书写材料主要通行于战国至魏晋时期,晋以后,因纸兴起,简牍渐废,木觚也随渐消失。在此之前,甲骨、缣帛都做过书写材料。

河西地区出土的木觚较为丰富,成为目前我国出土木觚较多的地区之一。张骞通西域后,汉武帝开始经营河西,在河西设郡立县,先后三次移民,开发河西。元鼎6年(前111年),始筑边塞令居(今永登)至酒泉,至元封四年(前107年),将长城从酒泉修到了敦煌至玉门关,天汉年间将长城从玉门关修到了敦煌西境的榆树泉盆地第10号墩(敦博编号)。就在这些古人曾经生活、工作过的汉代烽火台和塞墙下,考古工作者多次发掘出土木觚多件。这些考古成果成为研究觚不可多得的实物见证。

根据资料,河西走廊及周边出土的觚,数量较多和较为著名的有:

1、1907年-1998年,在敦煌和酒泉西部的汉代长城沿线八十多座烽燧遗址中共计出土汉简2508枚,这些汉简大部分是在敦煌玉门关、马圈湾、后坑子一带出土的,统称为“敦煌汉简”。在这些汉简中出土的觚为数不少。

2、1972年-1976年,在居延破城子共出土木觚36枚,其中最长的为88.2 cm,此觚即《候史广德坐不循行部檄》。此檄是用一根红柳树枝削成两面,一端粗,一端细。是当时处罚侯史广德的晓喻文书。正面内容为斥责广德管理烽燧失误,责打五十大板以处置,背面则列举其部所属13至18烽燧戍务败敕之事。此外较完整者为《都田啬夫丁官人官檄留迟》,长54. 8cm。

3、1990年-1992年,悬泉置遗址出土的觚,又为觚的家族增加了新成员。有两面、三面或四面等形式,最长的50cm,最短的23cm,其中编号为I90DXT0110的觚上书“……幸赐书教告以事卿足卿辱临赐……”,为一件公文书。当然,这是一些主要的觚,还有其他一些觚,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这些觚的实物,为研究中国古代书写材料提供了宝贵资料,其中在悬泉遗址中,已发现了西汉时期帛、竹、木、纸四种材料作为书写文书用品,同时并存,这一情况说明,汉至魏晋是中国历史上汉字书写材料由竹木简牍向纸过渡的重要时期。

北方的觚就地取材,多用红柳、松木、胡杨木制作,敦煌汉代边塞出土的觚主要有松木、红柳、胡杨等。敦煌悬泉置遗址出土的觚以柽柳和白杨居多。居延觚也多以木制为主。依据汉简制度,简牍可分为简、牍、觚、两行、符、签、封检、削衣等多种形制。觚是简牍的一种特殊形式。觚的种类较多,《急就篇》卷一曰:“急就奇觚与众异。”颜师古注:“觚者,学书之牍,或以记事,削木为之,盖简之属也……其形或六面,或八面,皆可书。觚者,棱也,以有棱角,故谓之觚。”《通俗文》曰:“木四为棱,八棱为柧(觚)”。觚不但形状有变化,而且长短也各异。

觚作为一种书写材料,其应用范围很广,包罗万象。敦煌汉简中出土的觚,主要用于书写诏令和司法爰书、官府公文、簿册典籍以及烽燧戌卒练字习作。

居延破城子出土的觚,内容涉及诣官封符、遣补令史、奉遣诣官、疑有虏人、烽火传报、迹符出入、买车钱少、侯官行走、吏卒食簿、病悲哭死、坐不循行、转射皆完、往来信札以及烽火不如品诣官验问等。一般来讲,所述事件都是需要紧急办理的急事和对某一重要问题的处理结果。古代边塞短缺书写材料,遇到紧急情况,砍下树枝,削成几平面,即写即送。


作者:胡 杨 责任编辑:黄鹏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澳门大三巴网站网
官方微信